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| 5th Jun 2016 |

不論生命意義為何,重要的是,你在這裏。而這,已是一切。


人多少是有點缺陷,表面上的或是內在的。有些缺陷是難以向人訴説,就算硬着要説,也説不清。有口難言大慨是這狀況。但漸漸地有天,或許會好起來。


我並不相信生命只為了療癒。生命應有比這更重要的事,而療癒只是副帶的作用。帶着傷口血淋淋的走在街上是想當然的恐怖,但強大的痛楚應足以令人變得溫柔。


親愛的,有變得溫柔嗎?


| 5th May 2016 |

告訴我。如何編排出最美的聲音。如何堆砌出最美的畫面。如何瀉去多出的感覺。


再上進一點,可以嗎?


祝一切安好。


| 7th Feb 2016 |

大概我是在找可歸屬的地方,可我現在也還在找。然後有人說,每個人也都寂寞。那當每個人都寂寞時,寂寞又是什麽了?

對啊,應當尊注於自已的路,即使看起來是最慢的,但我深知那正是最乎合我本人最穩定最快的進度。

謝謝你。

我想你。
祝幸福快樂


| 31st Jan 2016 |

你衣櫃是否都只有這種藍色的衣服?想想。嗯,好像是呢。然後無言了數秒。藍色代表溝通。

當吸入第一口氣的那刻,你就已無路可退,難道你忘記了嗎?就只有繼續衝,見路就走,見彎就拐。喂喂喂,等等好嗎?這到底要衝向哪?難道你以為會有誰回答嗎?

秘密裝多了,會想找個陌生人吐露,就吐露那麼一點,都已全是重點。

明明都沒有人把我跟別人比較。為什麽我自個兒要跟人比。根本比不上。狼狽到極點。我羡慕啊,我好羡慕,我想擁有你擁有的。然後又有人想擁有我擁有的。搞笑嗎?

The earth has music for those who listen. 我喜歡這句。

有些人要學習為珍重之人犧牲,如同又有些人要學習為珍重之人留下。

有想我嗎?


| 3rd Oct 2015 |

滿腦都是那些豆豉,一粒粒的,快快慢慢。昨天造了個夢,我喊了句:我不要考試,然後就醒了。其實練琴練得很挫敗呢,你知道嗎?天份,我好像都沒有呢。

但就算很挫敗,卻又放不下。所以就更挫敗。

說到底,那聲音叫我著迷。

是另類折磨。又很享受。

這個人究竟是怎麽了?正經事不做。呀... 真煩。


| 25th Jul 2015 |

是否跟著做的話就會好過點?然後我就跟著做,朦朦朧朧,但也至少有個所謂的方向。

到底我值多少錢呢?


| 5th Jul 2015 |

這世界有很多很多東西。每樣東西都好吸引,好吸引,好吸引,想什麽都要,什麽都擁有。腦海滿是這些美好。

一輪子的橫衝直撞,然後一次又一次撞板。漸漸開始懷疑。懷疑是否能力太不濟了?是否不配擁有這些美好?

又到底,想要些什麽?


| 30th Jun 2015 |
我好像也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麽一樣。在原地踏步似的。我怕。我怕十年以後還是如此。但即使如此。我還是努力的。

最近當義工。未來的七月還另有一個機會。當初本非我的意願。但無奈。我別無選擇。

其實。我還是很怕。

身邊人兒們的變化,令我好生羡慕。

你們知道嗎?

喂喂

一開始因爲你的說話,我才有這一步,但這之後的路都要我自己走嗎?即使如此,我還要加把勁。

因爲你,但並非為了你。謝謝。

| 20th Apr 2015 |

太多的事,太多的感覺麼?可别忘記,長期潛浸於這些感覺裏,是會成癮的啊。

喂喂,知道嗎?每個生命都在努力著呀。以自己的方式,各種的方式,所以我也可以再努力點吧。可以嗎?


| 31st May 2014 |

真正的快樂是一種絕對而清晰的持續狀態。

它的存在並不需要其他任何負面狀態來確立。也就是說,當一人真正處於該狀態時,他可以很明確地指出自己是快樂的,而不需要以其他負面狀態來作對比或突顯。

「看看報章吧。比你遇上更差狀況的人總是有的,你已不算差了,所以應該快樂啊。」拜託,這概念是我絕對不能接受的,更先別提及那該死語調了。


| 11th May 2014 |
游走,漂浮,來回盪往。
沒有踏腳位,沒有用力點。

小姐,你好。
總夢見那留有一頭長直及腰的黑髮,身穿白裙自信而又溫柔的...

若果渴望變化,就要做點相宜的事,當個主動角色,為自己帶來變化。

| 20th Sep 2013 |

... 遇上了奇妙的想法

... 就把自己的身體當作是自己的兒女看待。於是,撞瘀了,就該好好揉一下。餓了就吃點東西。想睡就睡,睡不到也要放下手上的所有,關燈,然後躺下來閉眼休息。

或許,慢慢地就能學會照顧好這個兒女,然後又慢慢明白其實好好照顧自己並不難。

從來心的開始都是完整的。

小孩從來不知道危險,但之後的經驗都教會了恐懼與不安。

...就把生活當作是治療的經過。


| 24th Aug 2013 |

文字是符號的一種,擁有強大的力量,所以要善用文字,相信文字。

祝每一個你
生活愉快。

「這牛奶快過期,要快點喝完。」
「嗯嗯... 我並不完全相信盒上的食用日期,大既那日期再過兩三天吧。

放心,時間多著呢。」

這才發現,我這個人原來都已經回來滿一年了呢。可那大片大片的草地,滿天像眼花一樣的星,我最偏愛的那棟校舍... 都不時在我腦中擾攘。


| 2nd Jul 2013 |

一隻熟悉的右手伸至我眼前,我伸手想要把它抓住,卻發現那正正是我自己的手,看著看著竟覺得陌生起來。

手掌緊握成長有稜角的拳頭,下意識地把手指放開,卻看見了一粒全然陌生的種子帶有我的手溫,靜靜躺著。

著急地想要知道有關這種子的一切。會否長成大樹?或會否長成小花。就於思想的瞬間,種子成了大樹,結滿果實。

我收集了一籃滿滿的果實,把果實送給每一個的你。


| 30th Apr 2013 |

能令人嚮往的是溫和不刺眼的光。

而令人煩厭的是那陣有能耐把一頭亂髮再加以打亂,繼而令臉頰刺刺癢癢的逆風。

信仰。你是我。是他。也是她。以及牠。本應比血更濃,比情人更蜜。甚至連神經都本應相連,思想都本應連貫。可現實郤是混亂不堪,相差甚遠,看不見交集點。

喂喂,

我們都重新開始,好嗎?


Next